圆桌论坛一:PPP的新机遇与新征程

2021-01-05


2020年12月27日,由国家发展改革委、联合国欧洲经济委员会指导,清华大学主办、清华大学PPP研究中心承办,中国高校PPP论坛、中国PPP咨询机构论坛协办的第五届中国PPP论坛在清华大学成功举行。本次论坛以“新阶段 新理念 新格局 新PPP”为主题,旨在贯彻落实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精神,探讨“十四五”时期我国PPP事业发展的新形势、新机遇和新任务。

 

论坛下午设置三个圆桌论坛,以多方对话、共同互动的模式,搭建起促进多方沟通与交流的平台,围绕新时代PPP的热点问题进行深入研讨。第一个圆桌论坛的主题为:“PPP的新机遇与新征程”。由中国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研究中心主任、中国PPP咨询机构论坛秘书长李开孟主持,国家发展改革委投资所融资室副主任兼PPP中心副主任李泽正,深圳市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事务中心主任黎少峰,山西省PPP促进会常务副理事长、秘书长张宏斌,天一控股有限公司党委委员、董事、副总裁、天一瑞晟资本控股有限公司董事、总经理周鹏,中建一局集团第二建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唐琳,上海市建纬律师事务所副主任、上海市建纬(北京)律师事务所主任曹珊,从宏观战略角度就新发展阶段PPP的发展方向等议题进行讨论。

 

以下为圆桌论坛一的发言要点。

中国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研究中心主任、中国PPP咨询机构论坛秘书长李开孟表示本届中国PPP论坛的突出特点就是强调“新”,“新”阶段、“新”理念、“新”格局,“新”PPP。今天下午的第一个圆桌论坛的主题是聚焦PPP的“新”机遇和“新”征程,接下来的圆桌论坛还要讨论PPP的“新”探索、“新”领域和“新”模式。实际上,今天下午的三场圆桌论坛的主题是有分工的。第一场圆桌论坛更强调从宏观战略的角度研讨PPP的未来发展方向;第二场论坛从PPP与资本市场如何结合,如何盘活存量资产的角度,探索RElTs模式如何进行创新;第三场论坛将探讨新阶段PPP可在哪些领域发力,能够有哪些模式创新。在今天下午的第一场圆桌论坛中,我们很荣幸邀请到六位权威专家,针对“PPP模式的新机遇和新征程”进行圆桌论坛讨论。

 

本届中国PPP论坛的主题聚焦于新阶段、新理念和新格局,就是希望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宏观层面,研究我国已经进入新的发展阶段,在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宏观背景下,在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即将实现,开启“十四五”及面向2035到2050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新发展阶段,践行新的发展理念,并要应对国内国际发展环境的重大变化,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的双循环发展格局的宏观背景下,我国PPP模式的应用应该肩负新的使命,要为实现国家战略服务。因此,今天下午的第一场圆桌论坛希望从宏观战略的视角,讨论PPP未来发展的方向在哪里,如何把握未来政策导向,以及在新的宏观背景下,新时代的中国PPP有哪些新机遇,以及如何迈向未来发展的新征程。

 

既然是从宏观综合的角度来思考这个问题,我们首先就会想到国家投资领域的权威智库专家会怎么看,其代表性机构当属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,也叫国家发展改革委宏观经济研究院,这里有一位我们非常熟悉的专家——李泽正研究员,曾在国家发展改革委投资司借调工作多年,全程参与了本轮PPP的政策制定及推广应用等工作,目前已回到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投资研究所工作,继续从事PPP相关的智库研究工作。所以,我们先从泽正开始,请他谈谈今后新的发展阶段,我国PPP的发展方向和机遇到底在哪里,如何把握未来的政策机会。

 

国家发展改革委投资所融资室副主任兼PPP中心副主任李泽正从三个方面谈对未来PPP理论和政策探索的一些看法:

第一个是外部效应内部化或外部效应商业化,这也是韩志峰副司长在今天上午的主旨发言中提到的。PPP项目集中在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领域,这些领域的项目基本上都具有一定外部效应,所以即使项目本身的经济价值或投资回报不够,政府也会来投资建设这些项目。如果能够把这些项目的外部效应内部化或商业化,则能提升项目本身的经济价值,提高项目收入水平,更有利于吸引社会资本参与,降低政府未来付费或补贴压力。同时,项目收入的提升也有利于其与金融市场结合。例如碳排放问题,为了保护生态环境,政府投资了很多钱来治理碳排放,效果相对一般。后来引进了碳排放权交易以后,企业需要购买碳排放权来排放碳,相当于碳排放的负面外部效应内部化。为了节约成本,企业减少碳排放的动力更加直接,碳排放治理效果也更好。碳排放权交易过程中,甚至引进了碳金融产品。

 

基础设施也有很多外部效应,基本上是正面的外部效应,如果将其内部化、商业化,则可能大幅提高基础设施项目的收益。例如,高速公路带来的人流量就有很大的外部效应,如果能将这些人流量的外部效应商业化,可能极大提升高速公路项目的收益。江苏的梅村高速公路服务区每天的人流量约10万人次,而北京人流量最大的商场——长楹天街日均人流量仅5.2万人次,如果能将梅村服务区的商业开发好一些,提高服务区人流量的消费,带来的商业收益是非常可观的。根据网上查到的数据,目前我国大约有6000个高速公路服务区,每年服务区的人流量是400亿人次,算下来每个服务区每天的人流量接近2万人次,这相当于北京西单君太百货的日均人流量。如果以一个理想的情况来计算,假设高速公路服务区的人均消费达到与商场相同,那么我国高速公路每天将增加6000个君太百货的日收入。

 

第二个是PPP项目跟RElTs结合。RElTs的实质是资产的上市。由于有流动性溢价和增长预期存在,很多企业的股票上市后,价格会翻几倍甚至几十倍。同样,PPP项目通过发行REITs上市,也能取得可观的增值。一方面,PPP项目发行REITs后,面对成千上万个投资者,能卖出的价格自然比卖给少数几个人要高。根据有关研究报告测算,股票市场的流动性溢价大约在30%左右。从这个角度看,只要PPP项目发行REITs上市,其价值平均能提高30%。另一方面,增长预期也会对上市资产价格产生巨大影响。根据股票定价中的贴现现金流模型,当资产收入等其它条件不变时,预期收入增长率的变化可能对价格产生数倍、数十倍乃至更高的影响。从这个角度看,PPP项目发行REITs上市后,通过外部效应内部化或商业化,向市场传递强劲的增长预期,那么也将极大提升PPP项目的资产价值。

 

第三个是盘活存量资产。从某种角度看,我国经济已经进入了存量时代。根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测算,截至2019年年底,我国固定资本形成规模已经接近400万亿,简单测算的话其中大约有160万亿基础设施资产。如果通过PPP模式引入社会资本参与这些资产的盘活,达到条件后通过REITs上市,同时通过外部效应内部化、商业化,提高运营水平等方式,提升PPP项目或资产的收入,并将这些信息传递给资本市场,可能会大幅提升存量资产的价值。同时,包括公众在内的投资人通过投资基础设施REITs,也将分享到我国经济建设发展带来的巨大红利。

 

深圳市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事务中心主任黎少峰深圳市PPP中心成立于2018年9月。这一轮PPP,深圳开展得比较晚,很多方面也是在学习和探索之中。通过两年多的实践,我对PPP有两个体会:第一、PPP模式是看得见的手和看不见的手相结合,是好模式;第二、PPP模式是市场化发展水平的试金石,对法治环境以及参与各方的契约精神、专业水平有很高的要求。下面我从四个方面具体谈谈推进PPP的路径,请大家批评指正。

 

一、完善制度。简单来说就是要降低交易费用,降低交易费用最重要的是厘清边界。厘清边界的目的就是为了减少摩擦,减少扯皮,一扯皮事情就搞慢了,就可能搞不成了。厘清什么边界?首要的是厘清PPP合作各方的权利边界,尤其是政府方和社会资本方的权利边界,哪些是政府配套的,哪些是政府支付对价的,哪些是政府授权的。其次是厘清政府的内部边界,哪些是政府该管的,哪些是政府不该管的,政府内部的横向分工和纵向分工如何。最后是厘清PPP合作标的的产权边界,有些合作标的的产权,法律法规界定得很清楚,如果不清楚的怎么办?我认为就应该通过专门确权,或者资产评估,或者合同约定予以明确。

 

二、培养人才。PPP人才缺乏问题,不仅中国存在,从国际经验来看,日本、加拿大等发达国家也是存在的。中国目前至少有7000多个PPP项目,总投资超过10万亿元,做好PPP培训显然是物有所值的。清华大学已经开展了《PPP理论与实践》这么好的课程。我想未来PPP培训还要继续走向一线,要对政府工作人员和社会资本方在理论、政策、实操和案例等多个维度开展培训。培训工作搞好了,推行PPP就不会出现心里没底、脚步不稳的情况。

 

三、选好项目。就是选好底层资产。推行PPP,最好先选补短板的项目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有一个BOT项目(也是准PPP项目)即广深高速公路项目,授权一个香港企业投资建设运营,这个项目弥补了内地当时资金短板以及高速公路建设运营能力短板,在取得较好经济效益的同时,促进了全国范围内收费高速公路蓬勃发展。现在深圳开展的PPP项目,有个很显著特点,就是体现了深圳资源禀赋和经济社会发展需要,比如集约节约用地的要求,深圳有个污水处理PPP项目,建筑是三层的,最下一层是污水处理厂,中间层是停车场,最上面一层是公园。深圳当前正在开展妇儿大厦改造PPP项目,为妇女儿童提供普惠性的基础公共服务,这反映了可持续发展特别是人的可持续发展要求。

 

四、选好社会资本方。关键要选能发挥专业能力的,实现投资、设计、建设和运营一体化的社会资本方,将外部效应内部化,进一步明晰产权,从机制上调动社会资本方的积极性,发挥其专业能力和综合优势。

 

山西省PPP促进会常务副理事长、秘书长张宏斌山西作为一个能源省份和内陆省份,这几年PPP模式的发展对山西经济转型起到了很大作用。山西的PPP跟全国其他省份有共同点,也存在许多不同。按我们自身的理解,山西PPP发展属于慢热型,就像刚才黎主任说的,他们2018年才开始做,我们山西PPP开始爆发式、井喷式发展恰恰也是在2018年。财政部出台92号文的时候,山西全省PPP项目投资额在全国还在倒数五、六名上徘徊,但是经过2年的发展,到今天我们PPP项目数为412个,投资额4509亿元,数量和投资额都排在全国12到14位。我觉得这两年山西之所以使PPP快速发展,得益于几点:

 

一是得益于我们比较规范。为什么这么说?首先,2018年财政部搞财政承受能力规范评价时,山西被评为第一名。其次,我们在2017年以后,清库整顿时,除去自己主动清退的项目,没有被动被清出去的项目,因此我们感到规范发展很重要。我们总结是“两个没有挫伤”,一是没有挫伤地方政府做PPP的积极性,第二个是没有挫伤各界PPP参与者,尤其是社会资本方的积极性。

 

二是山西跟其他省份有最大的不同,我们省级原是没有PPP管理中心的。在山西当时的特殊背景下,按照不增加编制,不增加经费,不增加人员的要求,我们创新式的搞了一个山西省PPP促进会,以民间社团的形式推动全省的PPP发展。促进会2017年底成立,三年时间,利用民间社团这种组织形式,一方面承接了地方政府和财政各级部门的一些延伸的行政职能,另一方面,我们广泛吸纳了参与PPP的各方机构、单位成为我们的会员单位,使促进会充分发挥了平台和纽带作用,它具有“中立性、广泛性、专业性、服务性”的优势,按照“共商、共建、共治、共享”的原则,让PPP各参与方一起坐下来讨论山西的PPP如何规范发展。经过几年的努力,促进会起到了预期效果。我们在近两年特别出台了《山西省PPP项目咨询服务费用指导价实施意见》《山西省PPP项目绩效评价服务费用指导价实施意见》《PPP项目咨询服务档案管理指导意见》等行业规范性指导意见。并编制了《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(PPP)项目绩效评价操作手册(2019版)》。在财政部还没有发绩效操作指引时,我们已经在全省出了书,做了推广。另外,最近我们还做了几件事。成立了山西省PPP项目调处中心,为各方在发展中解决争议矛盾提供非诉路径。原来我们的PPP合同是敞口的,我们应对PPP项目时,无论是咨询机构,政府人员,乃至社会资本其实心里都没有准备好,因此合同隐藏的问题相当多,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成立项目调处中心,是想把PPP项目搞得更加行稳致远。同时我们也把王守清老师请到山西做了好几次演讲,尤其在PPP调处中心这方面,受到了守清老师的指导和大力支持。此外,我们还提出了在山西推行PPP项目全生命周期标准化体系建设。编制了《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(PPP)项目全生命周期操作指引》,我们想理清边界,知道政府要干什么事,社会资本方要干什么事,咨询机构要干什么事,招标等各方面的职责是什么。这样大家在一个PPP项目实施过程中,就能更好发挥各自的作用。同时我们与山西自己的产权交易中心成立了一个PPP股权交易平台,为下一步的股权转让、股权流动创造条件。

 

这两年我们尽管做了不少工作,但是困难也有很多。最大的困难是准备不够。PPP模式推广以来,我觉得一是我们的政府部门没有做好应对的准备,没有深刻理解PPP模式的本质和内涵,很多项目一开始做的时候,政府角色没有转变过来,对自己该做什么,哪些地方应该放手没有明确。二是我们的社会资本方准备不够,现在社会资本方的主力主要是施工单位,而PPP的核心定义里恰恰没有施工这两个字,重点在投资运营。我们把施工单位当成了PPP的主力军,是社会资本方认识不足,准备不够,没有做长线作战的准备,简单的把PPP项目理解为一个建设项目,没有把它作为一个投资项目来做。三是我们的各参与各方,尤其是中介机构准备不够。到目前为止,我们回头看中介机构出的“两评一案”,由于前期不够严谨,或者经验不足,给后期项目的实施带来了诸多问题,因此我们还应在这些方面多加强。这样好的政策才能发挥出更好的效果,谢谢。

 

天一控股有限公司党委委员、董事、副总裁,天一瑞晟资本控股有限公司董事、总经理周鹏李主任的问题是社会资本的信心,尤其是民营社会资本的信心。尽管我们还代表不了社会资本的整体去阐述宏观层面的信心,但从PPP的实践者、自国家推动PPP之初就积极参与的社会资本方来讲,希望以下的发言能给大家带了一些思考。

 

明年就是“十四五”了,今天主题也是新阶段,因此,我想要谈PPP信心,就要谈新阶段下的PPP信心。我正面给出开孟主任的的问题,就是有信心。我的理由,或者说体会有三个方面:第一是,过去问题暴露多了,那么未来需要解决的问题就少了。无论从政策、还是理论,包括实践中政府、社会资本、中介机构、金融机构等等各主要参与方都在实践中得到了成长,对中国的PPP有了很好的认知,大家对下一阶段运作PPP都有了成熟经验。投资担心风险,风险来源于不确定性,但不确定性的问题少了,社会资本的投资信心自然也就足了。第二是,PPP的投资、建设、运营的生态圈,会随着PPP推进,市场的进化与优化,具备专业能力的PPP群体就会出现。我们也对未来趋向于效率型PPP,或者说带运营的使用者付费及缺口补助型PPP给予了投资期待。也就说,目标明确下的PPP选择可以增加社会资本的信心。第三是,PPP是一个非常好的交易结构或者说合作模式,通过公平公正公开原则下,在契约精神和法律保护下,促成社会资本,尤其是民营资本与公共资源进行结合。在明确特许经营以及相关授权下,民营资本在合作框架下发挥主观能动性去创造价值,不但促成劳动价值的转化,还可以促成公共资源尤其是低效资源的价值最大化,有利于全社会的福利增长。从这个角度说,是个多赢的局面。我们对此有期待,也有信心。关于信心的话题,我最后还要补充一句话,也是至关重要的一句话,PPP能做好做久,不但社会资本有信心,还要政府、金融机构、中介机构,等等各方面参与方都有信心,营造一个良好的大环境才是成败关键。

 

以上我谈的是,对下一阶段PPP充满信心,尤其是本届论坛的举办也给PPP的各个参与方给了很强的信心。当然,我们也要回顾过去的一段时期内,做成PPP存在的一些问题。在问题出现以后,作为社会资本方来讲,承担的压力相比较其他各参与方来说会更大,当然政府也有压力。根据自己的经验,社会资本参与PPP投资的重要影响因素有以下几个方面,也是过去PPP出现问题的几个方面。第一是,解决不确定性风险,无论从前期设计、中期建设到后期运营,全生命周期的各个阶段和环节,都要考虑全面细致。这是考验社会资本方对运营PPP所处产业的理解深度,我也始终谈到的观点,社会资本要承担比政府更多的专业性,投资融专业性、设计建造专业性以及运营运维专业性,这就是效率型PPP的体现,也更是民营资本参与PPP的优势。如果这个市场环境营造好了,我想PPP的问题和不确定性的风险就更少了。还有就是,解决政策的持续性,希望政策由被动管理向主动管理转变,降低被动管理而带来的政策方向对市场的扰动。作为实践者之一,我体会当前PPP的政策稳定性还是很好的。第二是,融资及时到位的问题。其实过去政府付费型PPP的融资是有个所谓悖论存在,资金充裕的地方政府不太会借用到PPP,因为审批流程是一个很长的过程,尤也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。资金不充裕的地方政府会采用PPP模式。然而资金越少的地方,财力越不足的地方政府PPP融资就会比较难,需要对维度、综合考虑才能拿到授信,当然社会资本方也要为此提供担保。除了融资比较难,还有就是周期比较长,担保授信的占有会影响企业投资PPP的规模扩张。这就需要存量带动增量,就需要类似于现在REITs等等资产证券化的手段,当然也需要鼓励PPP的社会资本方,尤其是专业的PPP社会资本方走证券市场上市的道路,让标准化融资和非标准化融资并行,促进资金融通。第三个问题就是,收益率低。PPP毕竟是公共产品范畴的模式,这就决定了长周期、低收益的本质特点。除了让资金流动起来降低融资成本,还要寻找到提质增效降低建造和管理成本的路径,还要寻找到PPP公共品提供后的资源再开发和再利用,如TOD\EOD等等模式创新。因此,需要专业性、需要综合性才能破解长期、低收益的问题,促成PPP良性发展。

 

最后一个要谈的观点就是,社会资本方如何迎接十四五、如何迎接新阶段下的PPP,借助PPP进行企业转型升级,促进战略转型。我们有三个方面的思考,第一个方面,因为我们自身的企业一直都是走的专业化道路,我们主要做医院、医养的PPP,学校的教育PPP,在未来我们继续强化产业理解、顶层设计规划,以及运营能力的提升。第二个方面,因为整个PPP是个全生命周期,所以我们的企业也要做全生命周期,我们从产业咨询,规划设计,投资,建设管理,到后面的运维,运营,和物业服务三个方面,那么我们全过程打通,实现一体化服务。第三个方面,就是说我们一定要通过智慧化的手段,因为在未来“十四五”是个数字化时代,这是一个趋势。我们也是尝试能不能够通过数据资产的沉淀,提升服务,提升管理,这就是我们企业下一阶段的初步的战略想法,就分享到这里,谢谢大家。

 

中建一局集团第二建筑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唐琳大家下午好,我来自中建一局二公司,世界500强第18位中国建筑旗下核心子企业,同时也是国资委双百改革试点企业。刚才周总讲作为民营资本很有信心,我觉得在“十四五”期间我们央企可能会更有信心。下面就PPP所面临的问题与机遇及建议,谈谈个人观点,不妥之处,还请各位专家批评指正。

 

首先说问题或挑战。目前央企参与PPP投资面临的问题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:

 

一是受监管政策及支付能力影响,参与PPP投资的规模受限、热情受限。国资委监管政策(192号文),对债务风险管控是相当严格的,建筑央企PPP项目的投资规模是受限的;同时叠加了92号文和资管新规的政策影响,资本金筹集渠道严重压缩。今年以来,地方政府财政收入承压、化债、防疫和基建支出相互牵制,在基建支出方面的力度和进度偏弱。然后通过这一轮PPP,不管是央企还是民企,热情受限:前一段是整改退库,后面是好不容易熬到运营,却面临实施机构支付意愿、使用者付费的这些项目收入不及预期,加上长期投入的资本金退出路径不足,导致股权资金的占用周期长、使用效率低。

 

二是流程相对繁琐、交易成本较高,专项债政策对PPP项目产生挤出效应。不少地方政府,刚才有位领导也讲到PPP相对于其他投融资方式可能流程相对繁琐,交易成本较高,前期筹划需要投入巨大的精力和资源。截至目前,今年累计发行专项债规模已超4万亿元,其发行流程便捷、运作效率高、融资成本低,地方政府积极推广使用专项债资金解决项目资金缺口,今年使用专项债的基建项目比例大幅提升,对PPP模式产生挤出效应。同时,地方土储只剩专项债一条路径,今年不发土储债,但是今年又没有发,对基础设施项目的土地供应也是产生了很大的影响。

 

三是一些所谓投融资创新的各种模式,对PPP还是产生了一定的冲击。受PPP项目支出10%红线的影响,许多地方政府采用PPP推行基建的财承空间有限,加上10号文严禁使用政府性基金预算。各地方政府在许多项目上,尤其是一些基础设施和片区开发的项目,探索通过F+EPC、EPC+O、ABO模式替代PPP模式去推进,对PPP产生了一定的冲击。清华大学PPP研究中心前些天发表过一篇王东专家的文章讲的比较清楚,大家可以去看一下。核心意思是,现行的PPP的制度是对某个单一的PPP项目做了约束和规制,强调成本的节约;但是对综合城镇开发项目,是要通过价值策划、价值实现和价值提升等一系列活动,追求整个区域的价值创造、协同发展。从成本节约到价值创造,需要PPP制度层面有一定的创新上。

 

然后说一下机遇。

 

一、政策连续、稳定催化PPP新机遇

 

从202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精神以及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的《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O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》可以看出,宏观政策保持连续、稳定、可持续,不转急弯。未来五年甚至更长一段时间,我国将坚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不会变,全力构建新发展格局,未来五年城镇化要求也不低。经济工作会还专门提出需求侧管理,有什么样的需求就有什么样的供给。

 

具体到基础设施投资领域,投资主体多元化一直是供给侧改革的重点,经济工作会提出“需求侧管理”,并且要扩大公共品消费,新基建,尤其是通过PPP方式提供的新基建,也是公共品需求侧的满足。同时为了把握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,基建投资还是要进一步发挥这种关键的稳定作用,为了区域协调发展推动的一些大型交通、水利、生态环保修复、新型城镇化等重大工程,都为我们PPP参与提供了更大的机遇。

 

近几年来,逐步推进的防范化解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的主线一直都没有变,即使是在疫情影响下的今年,积极扩张的财政政策也在5月份之后逐渐淡出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又再一次强调要抓实地方债务防范化解。所以如果PPP政策再打一些小补丁的话,PPP对稳定经济增长和防范隐性债务扩张都会起到更大的作用。又说回192号文要求央企降杠杆、防风险,近期国资委又推出了关于央企合规运作的系列指南,央企的投资会更加规范理性,加上地方的严控隐债政策,使PPP的系统性风险得到了有效控制。所以在这个情况下,我觉得PPP还是有很大的机遇,尤其在公共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可以发挥关键性作用,可有效扩大内需、助推高质量发展,为经济社会更长远的发展赋能。

 

二、深化改革带来PPP新机遇

 

大家也知道,建筑行业市场化程度很高,竞争很激烈,国内建筑市场趋于饱和,进入增量竞争时代。再有一个大背景是在2018年国资委开始双百改革行动、科改示范企业,2021年要启动三年国企改革行动,包括中国建筑在内的十家央企还作为了创世界一流的示范企业,这都是我们国家深化改革的一部分。所以这里面,也支持引导央企加大投资力度,抢抓5G、工业互联网、数据中心等新基建投资机遇,有序推进重大项目的落实落地;我们央企也在推动股权多元化的这种改革,还有混合所有制的改革,也是要最大限度的改善财务的指标,然后激发社会资本效率。作为现阶段最大的PPP社会资本方,央企可以借助这轮改革的红利,通过PPP模式参与到新基建、新型城镇化和重大项目的投资、建设、运营当中去,来做优做强,来优化业务结构,促进企业转型升级。

 

三、国际合作孕育PPP新机遇

 

再有就是国际合作,孕育着PPP新机遇,上午住建部的领导们也在讲建筑业企业要加快走出去的步伐,要响应一带一路的倡议,PPP模式里包含的法治精神和合作精神,是一个国际化的重要支撑,在一带一路沿线的基建项目,央企还是可以通过PPP模式共同的走出去,参与一些国际基建的项目投资,这也是一个新的机遇。尤其开孟主任2017年当选,2019年年底连任联合国欧经会PPP工作理事局的副主席,也为我们国际合作项目当中开展以人为本、绿色低碳、可持续发展的PPP模式做出了巨大贡献。

   

最后从怎样把握PPP的新发展机遇,高效率高质量的实施PPP项目,个人有三方面的建议

 

一、聚焦重点投资区域与投资领域,增强PPP项目市场竞争力。

 

聚焦主业,聚焦我们重点投资的区域和领域,哪些项目能做?我们自己应该是对自己有一个很清楚的界定,也不能说新的基建来了,适合不适合的你都去做,我们要聚焦已经做得很扎实,有一定的管理能力和经验的这种政府,并且刚才黎主任也讲了,营商环境好的,发展潜力大的,那就是讲法治和契约精神,这些地方我们要重点的去挖掘;还要根据我国的重大战略布局,深挖长三角区域、粤港澳大湾区、京津冀协同发展区、成渝城市群、海南自贸区等重点区域和城市群的业务机会,要主动谋划;要加强与这种通讯、互联网行业头部企业合作,上午周总讲他们已与腾讯合资设立专门做智慧运营的公司,我们也会选择推动这种新技术和传统基础设施的融合,加大对两新一重的研究,我们今年也尝试参与了一些数据湖的新基建项目投资合作。

 

二、塑造投资运营品牌,提升PPP项目全生命周期管理水平

 

在强调项目全生命周期合规管理和财政支出资金绩效管理的背景下,央企需要立足自身优势,加快整合运营商资源,提高项目运营质量,才能实现好PPP项目投资收益和社会效益。我们在尝试着整合一些运营商的资源,提高项目运营的质量,挖掘项目本身的潜力和收益。这几年中建也一直在梳理哪些领域适合自己来运营及如何运营,尤其在有核心的人才优势、技术优势及装备优势的项目类型上,主动加强运营。还是要做好自己的事情,除了传统的投资建设,从全生命周期角度,从能够为人民提供更有效的公共产品和公共服务供给的高度,来提升运营项目水平、打造投资运营品牌,从而反哺PPP市场拓展。

 

中建按照国家对PPP业务规范发展的有关要求,紧跟国家政策导向,全面清理整改存量PPP项目,合理控制PPP规模,坚持PPP业务高质量发展;始终高度重视PPP运营管理,公司已进入运营期的PPP项目绩效考核情况良好,为项目的良性闭环提供了坚实保障。   

 

三、积极与资本市场融合,提升PPP项目资本运作能力

 

最后一点是比较热的基础设施公募REITs,就是要积极加强PPP项目与资本市场的融合,提升我们资本的运作能力。建筑行业属于重资产行业,因此建筑央企一方面必须拓宽投融资渠道,才能在PPP投资市场中做强,另一方面必须建立合理的PPP投资退出机制,加快资金周转速度。PPP趋于冷静的这几年,我们更加重视和地方国企的合作,正视央地国企之间认知和诉求的分野,央地合作,各取所长,完成股权结构和不同来源资金之间的良好配合。因此,我们一方面加强与政企基金等金融机构及实业资本的合作,拓宽融资渠道,合作拓展PPP项目;另一方面抢抓资本市场深化改革机遇,加强研究PPP资产证券化、公募REITs等政策,提升PPP项目资本运作能力,为拓展新的PPP项目腾挪出新的空间,做优PPP带动主业发展。

 

小结:

 

明年疫情影响不如今年大的情况下,应该融资环境偏紧,资金组合有限,因此更适合比较精致的商业模式,也就是PPP。在上一轮经验教训总结及各方能力提升之后,期待PPP整装再出发,踏上回顾初心的新征程。

我相信,通过与会专家、学者的集思广益,一定能够解决PPP发展道路上的困难,发现PPP的新机遇,科学谋划、主动开启PPP新征程。围绕国家战略发展方向,顺应行业发展趋势,于变局中开新局,协力开创PPP发展新局面!